188144现场报码

第三百九十八章 飘渺秘辛2

添加时间:2019-06-15

  这只是一种理论。我们都认为那是无稽之谈,但是飘渺寺却深信不疑。经历了无数岁月的飘渺寺,不知道积累了多少惊才绝艳的高手,但是他们也有一个最大的顾忌,那就是天道不允许他们在此界立地成神。想要成神,他们就必须离开我们所在的空间。

  我们得到过确切的消息,飘渺寺一直都在筹备破界而去,但是他们所积累的力量远远不够,所以,必须不断积蓄力量。术道也就成了他们的牧场。

  那些本该金盆洗手、颐养天年的术道高手,从加入八尺门的那一刻起,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,他们唯一的愿望就是用余生守护术道。

  “听我说完!”宋怀宇说道:“传说,这个世界上一共有三个地方,可以让飘渺寺破界离去。也就是所谓的天、地、鬼三道大门。”

  “李圣守天门,血尊镇地门。唯独鬼门无人把守。虽然,鬼门的确切位置,目前还没任何消息。”

  但是,飘渺寺想要破界而去,就必须要走鬼门。因为其他两门的镇守之人。跟飘渺寺有血海深仇,就算拼上同归于尽,也不会放他们离去。

  传说,李圣因为飘渺寺的轮回殿,痛失亲友,伤心欲绝。可他偏偏在心灰意冷之下破禁封圣,横刀镇天门,不许飘渺寺越雷池半步。

  血尊因为挚爱之人在飘渺寺手中灰飞烟灭,一怒成狂,遁入魔道,只手建立血狱城,掠尽万千军魂,组建大军镇守地门,不仅阻挡飘渺寺于地门之外,甚至频频发兵袭扰飘渺寺。如果没有血狱城,仅凭八尺门,不可能阻挡飘渺寺多年。

  飘渺寺强逼血尊三百年不出血狱城,就是为了在三百年之后发动强袭,破界离去。可是现在仅仅过了百年,血狱城公主就因为你的出现,而提前赶回了血狱。飘渺寺势必要重新逼迫血狱城完成三百年之约。这就是术道都在抓你的原因。”

  宋怀宇道:“飘渺寺虽然隐匿不出,但是却有无数人间行走在监控术道。东圣阁凌笑应该就是其中之一。而我这些年一步步蚕食西王殿,也是不希望西王殿落进飘渺寺手中。”

  “可惜老三并不知道我这一番良苦用心,一直以为我是为了一己私欲才打算吞并西王殿,与我打得不可开交。最后,我只能想办法把他逼走。”

  “我不让你进入西王殿、凌笑一心想把你弄进东圣阁,都是因为‘飘渺寺’这三个字在其中作祟啊!”

  宋怀宇道:“凌笑一心想要杀你,我不得不想办法保护你的安全。我故意刺激施诺找你麻烦,就是为了迷惑凌笑。只要施诺不断想办法将你至于死地,凌笑就不会出手,这样一来,你会相对安全很多。”

  “至于说,我跟恶老三的百场争胜,只不过是我们两个年轻时的玩笑。不过,我把它拿出来作为施诺对付你的理由,也算完美无缺。”

  我听到这时才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,宋施诺几次对我下手,都是因为你们的计划?”

  “是,也不是!”宋怀宇道:“让施诺对付你,确实是我们的计划。但是,她本人却不知道其中的原因。她只知道,自己不杀你,就要嫁给你,才一再找你麻烦。”

  “我这也是为了假戏真做,迷惑对手。因为,我们都输不起啊!”宋怀宇忍不住喟然叹道:“有些时候,我们不得不做出牺牲,哪怕被牺牲的是至爱亲人也是如此!”

  宋怀宇道:“你们卫家所在的魂门,当年就是因为飘渺寺覆灭的。因为,魂门祖师魂伤灵就是飘渺寺的三大巨头之一。”

  “传说,很多年飘渺寺曾经一分为三,轮回殿和魂门各带精锐离开了飘渺寺,寻找出路。轮回殿一心想要完成飘渺寺宿愿,最终却覆灭在了李圣手中。魂门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,跟飘渺寺背道而驰。”

  “魂门覆灭,五子离散。却有传说,五子相聚就能翻天覆地,彻底毁灭飘渺寺。所以,术道中人也一直在寻找五子的下落。结果,唯一被找到的人就是你。”

  “我们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,一度欣喜若狂。为了验证传说的真伪,我们才派出阴阳使暗中观察,必要时出手相助。”

  宋怀宇道:“本来,我们还有时间慢慢等你进步,等你相聚五子。可是,这次怀几回归血狱城,等于打乱了所有人的计划,我们能做的就只有助你逃脱了。”

  宋怀宇说完,转头看向了屋里的两个金蛇卫:“老夫一时嘴快,说得多了。委屈你们了。”

  两个金蛇卫毫不犹豫地向宋怀宇躬身施礼之后,拔出匕首,双手握住刀柄,往自己头顶狠狠刺了下去。几寸长的匕首齐根没入对方脑中之后,两人同时栽倒在地,丝丝磷火也从他们七窍中飘散而出。

  宋怀宇向两具尸体微微一礼,才长叹道:“卫平,只要你活着,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,否则,你将万劫不复。言尽于此,你走吧!”

  宋怀宇笑道:“你可以打听一下,你父亲身亡的时候,我正与你师父斗得难舍难分,还有心思去探秘血狱城吗?而且,你觉得我会笨到别人画一个大饼,我就拼命去追吗?”

  宋怀宇又召来了两名金蛇卫:“送卫平离开。通知灵蛇四卫,继续严密监控本城,尽可能给卫平争取时间。”

  一名金蛇卫转身而去,另外一人却把我们送上了一辆密封的货车,直到一天之后,金蛇卫才把我们给放了出来,那辆卡车也留给了我们。

  我看向两个金蛇卫的背影时,他们分明走向的是一座荒山,宋怀宇是要掐断所有的消息,他和王守成还要继续跟飘渺寺周旋,他不会允许任何一丝消息泄露出去。金沙赌圣

  我们安顿下来之后,宗小毛就开始到处找朋友联系出海的路子,等他跟当地的江湖中人拉上了关系,才一个人离开了我们的藏身之处。

  直到他走远,小葵才开口道:“小毛这次太冒险了,那些江湖人未必值得相信。”

  我沉声道:“逼到了这步,就算冒险也得试一试。宋毒蛇说得对,国内已经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了,不出海就得远行大漠,那样更危险。”

  她想说:宗小毛怕死,万一他落在了别人手里,很可能掀出我们的藏身之地。一旦我们陷入重围,以我现在的情况,就连情箭有痕这样的拼命招式都用不出来,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资本。

  “有!宋毒蛇表现得太过平静,不像是丧失爱孙。而且,宋家人计谋百出,不会轻易被杀。”我说道:“当然,宋毒蛇说不定也可能是在演戏……”

  我正说话的工夫,身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我拿起电话时,心里不由得“咯噔”一声:“宗小毛!”

  电话那头先是传来一阵车声,听声音,宗小毛正在开车,而且汽车行进的速度非常之快。很快,宗小毛的声音就传了过来:“平哥,我被人盯上了!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我拿着电话吼道:“赶紧给我回来!慢慢往回开,我找地方接应你。”

  “平哥……”宗小毛一直在哭:“我一直都给你拖后腿。这次要是没有我……平哥,我知道你讲义气,不怕死。但是,兄弟不能拖累你啊!”

  我恨不得从电话里把手伸过去抓他回来:“你特么胡说八道什么?给我滚回来!”

  宗小毛带着哭腔:“葛老头他们都是好汉,他们不怕死……平哥,我怕死,但是我不能出卖兄弟……平哥,让我做一回好汉!”


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| 九龙老牌图库| 水果奶奶主论坛| www.34559a.com| 开奖日公开搅珠结果| 六开彩开奖号码走势| www.492200.com| 铁算盘论坛| www.868899.com| 香港六合规律| www.896789.com| 六合彩十二生肖表|